账号批发网

豆瓣账号、知乎账号、

???????????被封了怎么办???????????????????*????,???,????,????,????,????,???,????策略分享

  作者丁小云的广播 中提到:刚刚收到豆邮一封通知我在豆瓣阅读的一月份收入已发放:“亲爱的丁小云:你的作品 《论文艺女青年如何培养女王气场》(定价1.99…

  作为一个豆瓣阅读作者,我认为目前豆瓣阅读的销量倒还是次要的,关键还在于今后豆瓣阅读能否构建一个好的阅读生态。像豆瓣阅读这样的一个个人作品发布平台,必须有一定的数量和质量的作品及作者,才有可能产生既既叫好又叫座的作品,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阅读生态。国内的电子阅读生态目前是很差的,网络阅读大部分被起点这样的玄幻小说占据,剩下的一小部分被科幻/推理等等的通俗小说占据,留给纯文学作品的空间很小,纯文学作者几乎没有获取收入的途径。豆瓣阅读的出现,解决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它使得一些在平面媒体上无法立足的纯文学作品有了一个发表并获取利益的平台,光从这一点来看,豆瓣阅读的发展前景会越来越好。

  对比唐茶和多看阅读的大众路线,我认为豆瓣阅读的特色是“文艺范+纯文学作品”,纸书的电子化不应该是豆瓣阅读的发展重点,也不一定能占据多大的优势,而应该像亚马逊那样,成为一个电子自出版平台,多出版一些在其他平台无法出版的个人作者作品,这会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也会给豆瓣阅读带来稳定并且数量颇丰的读者。

  前面的答案没有讨论一个关键问题:怎样判断一本电子书在豆瓣阅读上的销量?我在这里提一个非常大胆的假想,可以通过读者评价的数目来粗略判断大多数电子书的销量。

  我在豆瓣阅读上有一个中篇小说《恶土》上架,作为作者我一直很关心一个问题:在下载阅读这本书的读者里面,多少人会做出评价?

  如果定义 评价率=评价数量/读者总量*100%,《恶土》的评价率,一直在6%、7%左右。变化幅度不大,具体如下图所示:

  另一位名列畅销排名 Top 10的作者庄蝶庵老师,截止到目前,豆瓣阅读公布的销量是13182本,将他11部作品的评价数加起来是567,可以计算出其评价率在4%左右。

  但是,这种计算方法有一个困难:就是如果一本书同时有电子书和实体书出版,豆瓣阅读显示的评价数实际上是两者之和,也就是说是豆瓣读书和豆瓣阅读的评价数之和。大家可以看连岳老师在豆瓣阅读的销量和评价数,你会发现评价数多于电子版作品的销量,就是这个原因。

  目前,畅销排名 Top 1的作者丁小云老师,豆瓣阅读显示售出作品45130本,评价总数4451,评价率是9.9%,但是由于评价总数里面包含实体书的评价,因此仅就电子书而言,评价率应该低于9.9%。

  在这里,我做个大胆的估计,大多数电子书的评价率可能处于4%-10%这个区间里面。按照这个估计,可以通过公开的评价数来判断电子书的销量,比如一本书有100个读者评价,其销量可能在1000-2500之间。

  估算出总销量之后,再去看一下第一个评价是在什么时候,也可以大致估算出平均每月的销量。

  当然这个估算方法不可能准确,同时也不适用于那些同时有电子版和纸质书出版的作品。精确的销量只有作者和豆瓣工作人员知道,如果你有相熟的作者在豆瓣阅读写书,你可以直接去问。就我的情况来看,作品上线之后的前四天,平均每天下载阅读的数量大概在300左右,第五天、第六天就只有100左右,到今天估计只有几十个下载量。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上线当天,豆瓣阅读在首页、在微博做了推荐,现在不断有新的作品出来,读者的热度渐渐冷却,下载量下降是正常的现象。

  由于《恶土》是豆瓣阅读第二届征文大赛的征文作品,评选期间是免费的,等到评选结束变成收费作品,估计每天的销量还会下降。如果有很多人关心这个问题,请为这个回答点一下“赞”,人数足够多的话,等变成收费作品的时候我再过来补充回答。

  对于已经在豆瓣阅读发布过作品的作者来说,其销量在后台显示得清清楚楚,关心这个问题的,大多数是考虑将豆瓣阅读作为投稿渠道的新人。个人觉得,豆瓣阅读对于新人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平台,因为这里聚集的文艺青年比较多,有互动的氛围,有人愿意给你反馈,你也可以在同读者的互动中学到很多。不过第一次发表作品,恐怕不能对物质回报期望过高,文学这个行当,是需要“熬”的,当然,天才除外。

  有一天,北北在论坛上和几个分享电子书的网友吵起来了,回帖数量超过上百页,盖楼(留言)高度几千层,引爆贴吧。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大有把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架势。最后因为对方先爆了粗口,这篇帖子被管理员强行关闭。

  北北是一家小杂志的专栏作者,出过两本书,卖得不错。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短,大概两年多了。这次事件的起因是北北看见论坛上有人上传他的电子书。用北北自己的话说,他这辈子最恨两种人:一种是传盗版书的,一种是看盗版书的,而前者比后者可恶一万倍,因为在他看来,盗版书的传播者才是万恶之源。

  鉴于双方对话的火药味儿太浓,不宜公开,因此我将对话略作修饰,尽量保证词能达意。

  北北刚开始在论坛上和别人理论,说:“你们看盗版书的,私下看看就好了,这么公开传播,不仅仅是侵犯作者的权益,也是违法行为。”

  对方回答:“网络不就是分享与传播的平台吗?我有好东西了给你看看,你有好东西了给我看看,况且我又不像某某文库拿它来挣钱,我犯什么错了?”

  北北说:“可是你要想看就拿你家的东西给别人看,不能未经允许就拿我家的东西给别人看啊!虽然你没有拿我家的东西来挣钱,但是你毕竟得到利益了,贴吧关注度算不算?博客流量算不算?微博粉丝数算不算?而且多一个人看盗版书就少一个人买正版书,买书的人少了出版商就赚不到钱,出版商赚不到钱就会怀疑作者的市场价值,作者如果得不到出版商的青睐,那就连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会成问题,要是生活都不能满足又怎么能写出好的作品?”

  对方反驳:“现在一本书这么贵,动不动就二、三十块钱,你说作者赚不到钱,谁信?况且曹雪芹不也是在穷困潦倒的人生境遇下写出《红楼梦》的吗?吃不饱饭就写不出书,那都是借口!再说了,现在网络上的盗版电子书一搜一大把,比大米饭都多,我不传盗版书也会有人传,我不看盗版书也会有人看,你管得了我一个,你管得了四亿网民吗?”

  几天以后,北北来找我讨论这个问题。我说,其实人家讲得挺有道理的。现在打开搜索引擎,想看什么书都能搜出来,什么TXT、PDF、MOBI的,各种格式应有尽有,最重要的是免费。所有人都有趋利心理,其中一个表现就是爱贪小便宜,能少花钱就少花钱,能不花钱就不花钱。同样的内容,人家放着免费的不看,为什么要花“冤枉钱”看你这个收费的?所以在一个盗版书唾手可得的世界里,你硬是要求别人非礼勿视、非礼勿读,这单凭一个人的道德自律性是很难达到的。

  互联网这张大“网”将整个世界紧密地编织在了一起,拉近人与人沟通的距离,降低彼此交流的成本,而搜索引擎更是加快了人们获取信息与知识的效率。但是,知识获取的速度越快,贬值的速度也就越快。小时候我拿着一本连环画就可以度过一整天,现在即使写得再好的一篇文章也不可能让我对着显示屏停留超过五分钟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可以免费下载到蓝光电影,可以免费下载到无损音乐,可以免费下载到破解版的游戏,也可以免费下载到精校版的电子书。时间一久,我们已经习惯了网络带来的生活便利,就好像使用盗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大家都在用嘛,为什么我不能用?于是我常常思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盗版已经变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无意识行为?

  其实我本人一向羞于谈论有关读书的话题。因为长年卧病在床,手指无力,阅读实体书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情。所以我读过的书,基本上都是盗版电子书。对于这一点,我是感到愧疚的。读书十年,我收藏的各类电子书约有两万余部,经我亲自校对修订的也有几百部,数量虽然庞杂,分类还算有序。我也给朋友传过电子书,也在上网剧透过小说里的内容。因为长年读书,所以对搜索书籍多少有点心得,不管多么冷僻稀有的书籍,我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所以,站在一个长期阅读盗版书的读者的角度来看,人们阅读盗版书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盗版书的获取方式实在太容易了。

  想要解决网上盗版书泛滥的问题,首先就是搜索引擎和提供文件共享平台的行业,必须要在技术层面对未经作者授权的书籍,加以甄别、限制和清理,这一点对于音乐、电影、游戏来说同样重要,如果内容相同的东西在网上一搜就有的话,自然不会有人再去付费支持正版。

  其次就是无纸化阅读的付费模式一定要简单化。有一回我在某正版网站阅读贾平凹的《古炉》,为了能看后面的收费章节,我正准备使用支付宝充值,可是它告诉我只支持财付通,不支持支付宝,而我又没有财付通,于是只能拿出U盾和手机,准备登陆中国银行的网银。等输完用户名、密码和一连串歪七扭八的验证码之后,它又提示我等待网银反馈的信息,等手机收到信息终于可以进行支付的时候,银行网页居然弹出“网络异常导致操作失败”。后来我还是在百度搜到《古炉》的完整版,比较之前的操作流程,搜索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可见有时候不是人们有意使用盗版,而是支持正版的时间成本,太让人望而生畏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公共图书馆,即便电子阅读再发展,实体书仍然有其不可替代性。现在大家之所以不愿意买书,不是因为书价昂贵,想想一本小说也就二十块钱,现在一个汉堡还要十八呢,一杯星巴克咖啡还要三十五呢,难道读一本书带来的价值还不如咖啡和汉堡吗?大家不愿意买书的真正原因是认为买书的性价比太低。花二十块钱买一本书回家,读完就被放下了,过几个月大扫除才被翻出来,而内容自己早就知道了,送人舍不得,卖废纸又太可惜,真正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想来想去自己这二十块钱算是白花了!类似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其实一本书的价值在于其中蕴藏的知识,并非是书籍本身,除了少数热衷于收藏的阅读发烧友之外,绝大多数人都是将买回来的书看一遍就搁置一旁了。时间一长,家里便留下许多看过的旧书,不仅没处处理,还占地方,无形当中变成一种资源浪费。所以借书相比于买书更适合现代人的消费心理。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碰巧听见一个有趣的故事。据说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南方联盟的一位将军奉命训练一批刚刚入伍的新兵,他当时所遇到的困难是自己没有相应的训练手册,而原先的训练手册又是北方联盟的军官所编写的,敌人的著作,自己当然没有使用权。试想一个国家在两军对垒之时,还能将知识产权问题放在思考的第一位,这恰恰证明保护知识产权最有力的武器,不是技术的限制与法律的震慑,而是一个国家和社会对文化的尊重。

  仍然不乐观,即便是1.99的白菜价。相比这种骗骗无脑文艺青年的「机场读物」,那些有读点的好书估计销量更差,因为价格高。在盗版猖獗的今天,花钱买电子书还不能够被很多人接受,虽然他们在地铁里听上一段吉他也能慷慨的付出10元。

  前几天在某个产品经理群里提倡电子读物购买,而不要去X浪下载,立即得到一部分人的反驳,也能反应出一些问题。更多的原因,我觉得是下载盗版书的人并没有和作者的劳动成果建立感情上的连接,因为劳动成果很抽象,他们也经常遭遇被别人拿走劳动成果,所以觉得下2本盗版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作者这个概念又离他们太远,感觉只是一个影子而已,无法体会他人深夜的埋头苦干,更无法理解他们的劳疾之苦。法律那些事儿,就更不用说了。

  再说说我的电子阅读消费,2012年至今我在电子阅读消费也不过区区百元,甚是惭愧。今年饱尝搬家之苦后,电子阅读消费才慢慢地变成一种习惯。

  2012年11月至今,我在豆瓣阅读购买3部书,12元,22元,18元。之前买过唐茶,当当,但唐茶在某个时间段我的手机购买频频出错以致于无法付款,后来转到豆瓣阅读。因为我相信电子出版物(APP、书籍等)消费能够拯救整个行业,更能唤醒整个国家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我们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作为一个产品人,才不至于在某一天被他人抄袭而破产,然后在深夜里哭着谈人生。

  有实体书购买习惯的人更难以直接跨越到电子书消费,因为习惯的改变比较困难,我也曾是盗版的推崇者,后来行为的转变,还是源于思想的改变,思想的转变是因为获得了更好的体验,从而改变了看法,这里感谢「唐茶」制作的精美图书让我得以转变。至于你说的藏书问题,应该只算作兴趣,论存储时间,纸质书完败。这里再延伸一个话题,豆瓣FM PRO,包月10元,体验192kbps的音乐。这个概念就比较模糊,对于大众用户,根本不懂192kbps和128kbps的区别,实际上听起来也没觉得有多大区别,所以这个服务我只买1个月。

  购买纸质书,每年1000块钱的读书预算对我个人真的算不上什么,但对出版业,是一种贡献。如果每个人都能贡献1000元/年,世界会变的更好。

  很爱豆瓣阅读,也相继在豆瓣阅读买了两本书。移动端阅读类APP做的相对不错的也就豆瓣阅读和字节社,唯一欠缺的是书籍太少。虽然云中书城书很多,但是本身APP体验不佳,找靠谱的书也很难。

  暂不去理会这些销售数字,因为豆瓣阅读本身就非常符合了豆瓣用户群体的气质,至少现阶段,它是一款出色的产品,期待能与更多出版社合作,提供给我们更多更好的选择。

  我觉得豆瓣阅读最大的意义就是搭建了读者与作者直接关联的一个平台。丁小云这个样板至少可以作为该模式的一个激励:比起传统平媒,豆瓣阅读更有可能让你靠写字赚钱;而比起出书,在豆瓣阅读发表作品的门槛显然低了不少。

  读者和作者暂时还太少,过于小众。丁小云可以说是特例,整个平台离长尾发挥作用还很远。

  与多看,唐茶等阅读产品相比,豆瓣阅读器的功能还太弱(推出一年多还不能加书签啊_)

  现在的关键就是要通过运营与阅读体验的改善,让这个平台真正活起来,成为一个实现闭环的生态系统。从小众走向大众,个人希望豆瓣阅读能越做越好。

  不赞同其他几位不看好电子书市场的观点。盗版和用户不愿意付费的问题并不是不可解决的。单从雷军投资多看这一举动上看,大佬是对移动平台上的电子书市场有信心的。

  我觉得豆瓣阅读在移动设备的上的节奏慢了。豆瓣阅读在阅读体验上要好于多看,却偏偏不能直接发现和购买新书,相当于拱手把移动端市场让给了多看。

  豆瓣阅读可以直接推送到kindle设备上,非常方便,而且版式很好,质量有保证,不懂电子书是如何定价的,但是亚马逊真的是很扯,有那么好的设备资源,却白白把市场拱手交出去,豆瓣阅读现在还可以,但是如果一旦亚马逊在电子阅读内容和设备上发力,它的前途未卜。

  现在豆瓣阅读里受欢迎的作品,主要集中在专栏和都市情感类小说(偏文艺,质量不错)。其它类型小说受关注度严重不足,容易消弭作者写连载的动力。

  我发现我想看的书要么没有,要么太贵,最终还是买了实体的,那些很便宜的书,我试读之后没有购买的欲望。

  现在阻碍我在豆瓣阅读上买书的原因就只有客户端的糟糕体验以及send to kindle之后kindle paperwhite对PDF格式的糟糕支持了。

  看到这条消息 默默的去买了一本...不管在产品上 市场上 策略上豆瓣阅读存在什么样的争议 从情感角度都希望它能够为作者和读者提供一个良性 轻松的平台 摆脱浮躁 专心写读

  豆瓣阅读在用户上面看来也得到了不错的反响,虽然是小部分,如前面几位的评价都很不错。但是我觉得这更主要的是创作者的感受。昨天在豆瓣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说说。

  忽然意识到在豆瓣阅读上发布作品有几个明显优势:字数不需要太多,写作负担小;稿费分成是出版实体书版税的七到十倍;结款神速,出版社半年才一结;自己做 书的市场宣传可以很直接很迅速;省去了出版过程各种拉锯和妥协;不会有人花钱买书然后恶意打一星。 撰稿人们,大家投奔豆瓣阅读吧!

  国内这种给创作者版税的线上作品交易平台不多,豆瓣做了这一步,我觉得还是可以认可的。我们不必把这种当成是取代传统出版业的趋势,撰稿人可以在这里赚取些许外快,而部分读者也非常乐意接受这种价格和电子书的形式,对于目前我国的出版业而言,这样双赢的状态就足够。

  页面看起来很舒服,推荐的书都挺适合自己看的,不管是上班途中还是晚上回家躺床上看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16 Second.